专题报道
专题报道
我的位置: 专题报道 >  专题报道
幸福单车

雨,总是那么守时。傍晚时分,它又一次从天而降,冲刷这城市的一角,洗涤着它的污浊,冲散它的酷热,让这座小城愈发的明静清澈。

如往常一样,每天放学后我总是去吃一碗正宗的云吞面。它那清香纯真的味道总能让我在这陌生的小城里感受到不一样的温暖,就像心底涌动着的家的感觉。雨后的小店,稀疏几人,零落而不孤单。老板看到我会意的点头笑了笑,然后我在靠门的位置坐下来,欣赏着门外的风景。

那是一棵苍老的梧桐,像一位世纪老人一样静静地蹲坐着,用他繁盛茂密的枝叶半遮着草堂牌坊,亦或是他更像一位长者,默默地守护着草堂村的一切。树下坐着几位花甲老人,说着我听不懂的,而且只属于他们的悄悄话,像一个个天真的孩子一样,分享着属于自己的乐趣。

风吹落了枯叶,它是那么轻盈优雅的飘落到地上,没有一点留恋,也没有一丝悲伤。正当我沉浸在这门外别样的世界时,老板已经把一碗热腾腾的云吞面端到我的面前。回过神来我才发现,小店里突然增添了许多顾客,那些新的、旧的面孔。而门外远处也早已是车水马龙,对面草堂市场的人更是络绎不绝。

就在这时,眼前的一幕又出现了。一位身材矮小的妈妈和一个四五岁的小女孩,妈妈推着一辆破旧的自行车,不紧不慢的的穿过草堂市场,小女孩紧跟着妈妈,有说有笑的向小店径直地走来。她放好自行车,取下车子上的书包,拉着小女孩走进了小店,“老板,一笼蒸饺,一盘炒河粉”,说罢,便向我走来,坐在我的对面。

虽然每天在小店吃饭的时候总能看到她们,但这么近距离的接触还是第一次。妈妈蓬松而且些许凌乱的头发看起来有些疲惫,皱褶爬满了额头,在黝黑的皮肤的衬托下,她显得愈发的老。女孩的马尾也早已松动,有些脏兮的稚嫩的小脸总是洋溢着笑容。听口音像是四川人,跟我一样都是外地人。

她把小女孩安坐好,起身接了两杯凉开水,然后拿起孩子的书包,准备从里面掏东西。在别人看来,从孩子书包里拿出来的可能是画笔,文具,也可能是孩子的作业。不,那是用塑料袋紧紧包裹着的两个馒头。对于我来说,这并不惊讶,几乎每天这个时候她都会重复这样的事情。她小心翼翼地拿出馒头,掰了一大块,填进嘴里。馒头似乎还是温热的,她满意的嚼着,然后端起水杯,一边吃一边喝。小女孩也喝了一口水,然后开始鼓捣她的书包。那是一个脏兮兮的书包,似乎跟妈妈身上穿的那件蓝色的工服一样,油腻得发亮。然而,孩子却从书包里拿出一张彩色的手工画纸,作为老师的我不难发现,那是孩子的手工画,鲜红的“优”字是她向妈妈展示的所有,这一刻,那书包上的油腻似乎已经消失,唯一出现在我面前的是妈妈的夸奖和孩子纯真的笑脸。

不一会儿,她们的饭也被端了上来,一笼蒸饺,一盘炒河粉。妈妈小心地把蒸饺端放在小女孩面前,接着又用碗给孩子夹了些许河粉,然后她们开始了真正的晚餐。小女孩时不时地问妈妈吃不吃蒸饺,妈妈会心地摇摇头,一边督促孩子赶紧吃,一边享受着属于自己的大半盘河粉和两个馒头。正在她们吃得津津有味的时候,一辆载客的摩托车停在小店门外,一位中年男子从摩托车上下来,朝我走来,正当我好奇时,他便坐在对面母女的身边了。这时我才明白,原来他是小女孩的爸爸。男子微笑着摸了摸小女孩的头,然后转向妈妈,说了一大堆我难以听懂的话,或许是询问妈妈上班累不累,或是咨询妈妈女儿在校的情况,亦或许是想妈妈诉说载客的困难。男子没有要东西吃,坐了片刻只喝了一杯水,然后又面带笑容的离开了,好像是有客人载吧。

小女孩用手擦了擦嘴,然后摸了摸肚子,表示自己已经吃饱了,可妈妈却发现蒸笼里还剩下两个蒸饺,妈妈知道小女孩已经吃不下了,于是她夹起两个蒸饺塞进嘴里,嚼了嚼,就着凉开水咽了下去。结完帐,妈妈似乎很满意,收拾好孩子的书包,拉着小女孩便出了小店。

破旧的自行车静静地呆在门外,那锈迹斑斑的车架,似乎在向路人证明它的一生戎马,磨得锃亮的后座再次表明它志在千里。妈妈把书包重新挂在车把手上,接着将孩子抱上车,一切都显得那么轻松和娴熟,然后推着自行车向牌坊走去,慢慢消失在热闹的人群中......

我静静地望着她们离去的背影,回味着刚刚的一幕幕。原来,这才是幸福;原来,幸福和爱可以这么纯真、这么简单。虽然在工作中我是老师,可在生活上她们却是我的老师。

爱上这座小城,从这一刻开始。工人妈妈,摩的爸爸,小女孩,明天见......


(李冬)